志愿军老兵忆汉江狙击战:我死了三次 都没死成|战役|朝鲜|抗美援朝_新浪军事_新浪网
“有没有过特别风险的时分?”  “什么?”89岁的赵继胜眉头一皱,右耳凑向记者。  “有没有差点献身?”  “哎呀,”白叟吁了一口气,“我死了三次,没死成。”  “坑”了英国皇家坦克  1950年9月15日,以美国为首的“联合国军”在仁川登陆。彼时,赵继胜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的一员,正在湖北履行兴修水利、出产等使命。在接到指令后,第50军移师北上,于当年10月25日入朝作战。  “那个时分出去对存亡没有什么主意,都当好几年兵了。”赵继胜说,“我入党还早,又发誓了为共产主义作业斗争终身”。虽然入朝时才19岁,赵继胜却已是参加过解放东北、华中南、大西南战争的“老兵”。他做过通讯、学过爆破、打过机枪,兼具政治、文明和军事素质。  “咱们进入朝鲜后,很快就与英国皇家重型坦克营遇上了。”英国皇家重型坦克营配备着性能优越的“丘吉尔”重型坦克,作战经验丰富,是“联合国军”公认的装甲劲旅。  一出国就遭受劲敌,兵士们手里又没有进犯坦克的兵器,便依据地势想出了一个方法。“咱们发现坦克到新义州来有必要过一道桥,就用铁锹、铁镐挖出一个反坦克的工事,有四五米长,两三米深,宽正好能把公路堵截,顶上再覆盖些东西,看起来像公路相同。”赵继胜说,“头一个坦克掉下去,后边的只好调头撤离,咱们就追着打。”  挖来“超级堡垒”炸弹  通过数次战争,50军打到了汉城(今韩国首尔)。迎候他们的,是一场历时50个昼夜的战争。依照其时布置,50军在西线安排防护,控制敌人首要进攻集团,以保证东线反击作战顺利进行。  赵继胜地点的150师被敌人围住,只剩下一个突破口。为了阻挠敌人持续进攻,只得挖起坑道。由于山石坚固,需求运用炸药。而此刻后方火车道已被摧毁,运输线中止,到哪里去找炸药呢?▲图为赵继胜年轻时的戎衣照。(受访者供图)  赵继胜这时领到使命——带领一个加强班去挖敌人飞机投下来的哑弹,以使用哑弹里的炸药。十多个人便开端沿着被轰炸过的铁道、城市废墟寻觅炮弹。  “美国那个B-29‘超级堡垒’轰炸机的炸弹适当重,四个人少一个都抬不动。咱们头一天就挖了六个,向朝鲜人借了个铁车,本来是牛拉的,十几个人把炸弹装在车上,又拉又推地运了回去。”  一开端,战士们凡是发现炮弹便一团围上去,这让路过的工程兵捏了一把汗:这些炸弹中有些是产生毛病未能爆破的,有些却是定时炸弹,人围在一同万一有爆破岂不是全军覆没?所以工程兵便教咱们怎么把爆破设备卸下,并叮咛咱们涣散举动。  终究,在赵继胜的带领下,加强班历时20多天,挖了100多枚炮弹。“这个事我觉得奉献最大,咱们自己没出事,又处理了问题。”  “没盼望自己活下来”  汉江50天阻击战,条件反常艰苦,战争极端惨烈。  “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咱们连饭都没吃。打得太剧烈,饭也送不上去。”赵继胜说,“一把炒面一把雪”的膳食,更让不少战士因长时刻缺少维生素而患上了夜盲症。在结冰的山谷里铺些稻草,顶上再支些掩盖物,这就成了一个歇息睡觉的当地。  有一天下午,赵继胜和两位战友在山谷里歇息,不料被敌机发现,两位战友的大腿瞬间被打穿,一位没送到医院就献身,另一位也没抢救过来。赵继胜则逃过一劫。  “老实说,我在朝鲜就没想过能回来。今日还在一同的战友明日就没了,能盼望自己活下来吗?战友们乃至来不及哀痛,哪有时刻哀痛啊,时刻都用来交兵了。”赵继胜说。▲图为赵继胜向记者介绍他取得的荣誉。(周晓丽 摄)  白日交兵、晚上挖工事是常态。有一天深夜,战友们都挖完工事回去了,身为副排长的赵继胜留下来做收尾作业。此刻一颗炮弹飞来,他赶忙躺下,怎料爆破强壮的冲击力把泥土卷起,竟把赵继胜埋了起来,浑身动弹不得。当战友出来寻觅并挖到他时,赵继胜穿的大头鞋上嵌着一个炸弹片。他认识清醒,身体看来无恙,仅仅左耳再也听不见声响了。  “左面现在打雷都听不到。”白叟说。  另一回,赵继胜和战友们在靠山坡处挖了一个坑道,用来逃避敌军炮火。没想到敌机来轰炸,炮弹正好落到坑道口。走运的是炮弹并没炸开,赵继胜又躲过一劫。  从朝鲜战场回来,赵继胜转业到了铁道部分,先后做过列车长、值勤主任、车站管理员,由于患有晕厥症在1984年提早病退。当年一同赴汤蹈火的战友,前些年还一向保持联系,如今在世的只剩下他一人。  人物简介  赵继胜,1931年8月出世,辽宁营口大石桥人,1948年2月入伍,1949年5月入党;参加过解放东北、华中南、大西南等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;曾获抗美援朝功勋章、解放西南勋章和解放东北勋章,1954年转业。  原文刊载于《参考消息》10月1日特别报道版,原标题:留念抗美援朝70周年·老兵访谈录(22) |“忙着战争,来不及哀痛”——记志愿军老兵士赵继胜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